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 > 融爱第一章

融爱第一章
  第一章
    月光,清冷。
    屋内,冰凉。
    十点刚过,沈祥就回了家,他婉拒了自己打工蛋糕店裏年轻的女老闆共进宵夜的邀请,便骑着自行车,披星戴月地赶回了家,行色匆匆。
    因爲今天,很重要,是父亲的五七,据说这是亡魂最后一次回家的日子,然后就会去了奈何桥,奔赴黄泉、转世投胎。
    当然,这是民间流传的说法,并不重要,对他这个相信无神论的大学生来说更是无稽之谈,即便如此,但今晚仍然很重要,因爲此时此刻,在这个冷冷清清的家裏,只有母亲一个人,下了夜班的母亲,说不定又在家裏买醉了,说不定又已是醉意醺醺、神志不清了。
    对于这些,青年不用去看也知道,因爲母亲几乎经常都是这样子。他已经习以爲常了。
    每个人,都不是独立的个体,势必会和其他人有着牵连,那些人,或许是和自己息息相关的亲人,或许是和自己相濡以沫的伴侣,又或许,是与自己骨肉相连的孩子,所以,不忘旧情,缅怀去世的爱侣或亲人,这是人之常情。
    可是,无论任何事都不能过度,要适可而止,在这一点上,沈祥是在这一段时间裏才知道的,深有体会。
    他不明白,觉得好困惑,他不明白在平时那麽洁身自爱的妈妈,那麽懂得自身保养的护士长,那麽清丽温婉的中年美妇,处处都好的一个人,怎麽到了特殊日子的晚上,夜深人静、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就会如狼人看见了月光一样,变得性情狂乱了?毫无让人心生好感的形象,邋裏邋遢,酗酒无度。
    是的,自从父亲溘然长辞,他的母亲,就是这样的状态,用着酒精麻痹自己,昏天黑地。
    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,母亲一定又在用她自己的方式缅怀父亲,与丈夫“把酒言欢”,酩酊大醉。
    只不过,昔日相爱的人儿已是阴阳相隔,徒留一腔愁绪、满地相思,却再也无法相见!
    拿钥匙,开了门,屋裏果然是黑漆漆的,并且,还混杂着一股刺鼻的酒味,挥之不散,很难想象,这个家,还是那个曾经欢声笑语的四口之家,爸爸妈妈、还有他们姐弟,其乐融融的,当然,还有他因爲癌症而过世一年有余的爷爷,真是人走茶凉,物是人非。
    家裏的顶梁柱不在了,这个家几乎都要塌了,无人支撑。
    想着,一股苦涩涌上心头,就犹如吃了一块黑巧克力一样,没有甜。
    “咣当”一声,似乎是什麽摔到了地上,声音很脆。
    是卧室那裏,是妈妈那屋。
    顾不上换鞋了,顾不上脱外套了,寻着声音,年轻人赶紧疾步奔去,去找妈妈。
    原来是酒瓶碎了,打翻一地。
    满地的玻璃碴子就在妈妈脚边,很危险!而她却浑然不觉,依然在“逍遥快活”,手裏拿着半杯酒在自斟自饮,沈溺其中。
    他走过去,急忙将妈妈的一条腿挪移到旁边,以防扎到,而后又转身出了卧室,去了卫生间,去拿扫帚,準备打扫。
    “国枫……嘿嘿,是你回来了吗?你回来了啊!今天啊,可是你回家的日子呢!你看看啊,以前你不让我喝酒的,怕我喝多了,不好!其实我挺能喝的,没结婚的时候,我和姐就把姐夫给灌多了,让他老逗我,老欺负我,哼!那一回我就给他点顔色看看,姐夫再不老实,我还灌他!结婚了,你就老管我,我到底有多少……嗝……有多少酒量,有多深藏不露,你都不知道,哈哈,傻蛋!不过今儿人家高兴,来,喝!干杯!”黑漆漆的卧室,四周沈寂,一个人对着空气,喃喃低语,时而还在呵呵傻笑着,这画面,还真有几分诡异,让人发憷。
    不过,她是自己的母亲,正在自说自话、疯疯癫癫、借酒消愁,做爲儿子,他又有什麽办法呢?
    玻璃渣子发出的“哗啦啦”的碰撞声,并没有掩盖母亲的絮絮叨叨,即使弯着腰、扫着地,沈祥依然能听个清清楚楚。
    看来母亲还是用情至深,看来她还是念念不忘!甚至可以说,在这三十五个日日夜夜,在这空蕩蕩的房间裏,母亲是一点都没有忘记爸爸,一丝一毫都没将父亲的身影抹去,甚至可能更加真切地牢记心头。
    只是这样,便更让人心生怜悯,且颇爲无奈。
    于是,年轻人摇着头,端着收起来的玻璃屑走了出去。
    那边又是一阵呕吐声……
    刚刚将地闆打扫得干干净净,就出去倒了一杯清茶的功夫,麻烦事又来了,接二连三的。
    沈祥拿着玻璃杯重新走进卧室,赫然就看见了一大滩的秽物,黄黄的,黏糊糊,而更爲棘手的是,在那一堆乌七八糟的东西之间,竟然就那麽半卧着一个人!
    妈妈吐了,而且都吐到了她自己的身上,到处都是!
    沈祥又是急匆匆地跑到了妈妈的身边,顿时,一股扑鼻的气味飘入鼻孔,和浑浊的酒味融合一起,很刺鼻,更加难闻,再看妈妈,简直就是可以用“不可救药”来形容,蓝色睡裙上斑斑点点,一汪水迹,明显是被她自己的呕吐物浸湿了一大片,胳膊上、小腿上,也都是不能幸免,湿湿的,淡黄一片,可妈妈似乎全然不知,兀自哼哼唧唧。
    真要命!终于,大男孩皱起了眉头,却又无可奈何。
    不过,这也怪不了谁,早知道是这样,他一定会提前回家照看母亲的。
    都怪自己大意,粗心了!
    现在,谁来收拾这烂摊子?找姐姐,她又飞了,那是国际航班,远在大洋彼岸,实在是鞭长莫及,找锺点工?也没有二十四小时值班、全天候爲他服务的,眼前的一片狼藉,以及妈妈的一身汙迹,真是让他一个头两个大,只得再次歎气,实在没辙。
    “好臭啊,这什麽味儿啊?难闻!国枫,我要睡觉,快帮我脱衣服,睡觉……”又蠕动了几下,如一条蚯蚓在地上打滚一样,令人埋汰的东西粘粘得更多了,糟糕的情形越演越烈。
    这可不行,得马上当机立断!眼看着这样的妈妈,整个迷迷糊糊,而且还在地上扭来扭去的,一点也不老实,马上就要将重灾区扩大,那将越来越不好收拾,于是,沈祥立刻就在下一秒就做出了决断。
    弯下腰,就去抱起了那具穿着保守的身体,拦腰抱起,走出卧室。
    抱女人,他这是第一次。
    抱妈妈,他更是头一回。
    臂弯裏的妈妈,虽然身体上的秽物斑斑、星星点点,而且还是酸臭的,很呛鼻,但是大男孩也是有感觉的,他有着细緻的触感,可以去感知一具身体的鲜活,软软柔柔,很温暖,当然,这不是他主动的,他完全是被动性地承接的,他的内心此刻并无绮念。
    双手就这麽托着,一只放在妈妈的腿弯处,一只放在她的肩头,迈开双腿走动时,他能感受着妈妈身体的温度,有些微烫,可能是刚刚喝了酒的缘故,他也能感受到妈妈身体的丰满,肉肉的,她的肌肤是雪白的,如丝绸一样细腻光滑,触之手感极好。
    而妈妈,可能是感受到身边终于有个温暖结实的胸膛存在了,觉得些许踏实了,她就那样,无意识地扭动了几下身子,向他怀裏靠了靠,一副寻求安全的模样。
    可见,一个女人,没有男人的依靠,就是会觉得不踏实,心裏空落落的。
    几步远的距离却仿佛过了很久,终于到了沙发前,沈祥再次俯下身,轻轻地将母亲放在上面,让她半倚靠在沙发上,他很细心,害怕妈妈的小腿会弄髒沙发垫子,那样,明天一早,妈妈清醒了,一定会骂的,决不会轻饶了他。
    蹲下身,就在清水裏投着毛巾,妈妈小腿上的汙迹已经被他擦干净了,清理完毕,又是白白嫩嫩的了,可是……可是妈妈的睡裙和前襟的汙秽要怎麽办啊?男女授受不亲,自己虽然是儿子,但已是成年人,总不能就那麽给妈妈脱了衣服,去直截了当地给她擦身子吧?
    那也太没有规矩了吧,成何体统?
    于是,沈祥又开始有了习惯性的小动作,他皱着眉,来来回回,不断思忖着,很是发愁。
    “啊……好热呀!难受!”妈妈并没有沈睡,但也不清醒,迷迷瞪瞪的,或许是饮了酒的缘故,让她的身体极不舒服,燥热无比,她说着话,在下一秒,竟然就做了出格,也是让年纪轻轻的大男孩始料未及的动作,她竟然……单手就去了肩头,抓住肩带,就要往下拉!
    薄薄的布料没有任何防备,任何阻碍地就脱离了下来,滑滑的,掉落肩头。
    紧接着……没有紧接着!这可不行,沈祥手疾眼快,他飞速起身,上前一步,伸出手,立即去阻止妈妈,阻止她这一步的动作,若不然,要是再慢一拍,那真的会有了不可挽回的后果了。
    要是看见了自己不该看的东西,那可真是罪过罪过!
    不过,还是晚了,他的动作是够快了,然而还是没有快过地心引力,妈妈身上这件单薄布料太过滑顺轻盈,只是迟了些许,当他单手抓住妈妈的胳膊,就难免顾此失彼,他是让妈妈停止了下一步的动作,手指离开了睡裙的肩带,可是却仍然眼睁睁地看着肩带就那样,不受控制地,自己脱落了下去,轻飘飘地,似一张断了线的风筝,失去了肉体的支撑。
    一片雪白、高耸的部位露出了头,宛如没有满月的月牙儿,探头探脑,羞羞答答,随着呼吸,还在轻微起伏着,乳沟深深,两粒暗紫色,并且很大很醒目的奶头在单薄的衣衫裏若隐若现,抖颤着、摇曳出诱人的光晕,犹抱琵琶半遮面。
    无声无息,并不招摇,没有惊天动地、晴天霹雳一样的巨响,也没有像大街上的那些吆喝声,此起彼伏,惹人耳目,此时此刻,在自家的客厅裏,在沙发旁,只是静悄悄的,美丽的母亲也足以勾起大男孩所有的思想感官,所有的注意力的了。
    他的身体,如无人操控的木偶一样,不动了。
    他的眼珠,如被人死死地钉在一处一般,不移了。
    这个大男孩,有想法了,这是男人的思想!
    妈妈的乳房,妈妈的奶子,原来是这麽地好看,这麽地有魅力,诱人无限!他保证,这是自己从记事以来,从会用眼睛去接受这个世界的五光十色,看过的世间万物之中,爲数不多的美妙物体,而且,它是如此之近,近到连妈妈肌肤下的青色血管,她乳房上每一块皮肤、每一处细节都能看得清清楚楚,直逼眼帘!
    妈妈的两只硕大乳房,就那样静悄悄地呈现在那裏,绵软而鼓胀,无论沈祥想不想看,或许有意无意地去盯着,那露出一半的白奶子都在吸引着他,让他口干舌燥,无法漠视。
    他以前,是吃过妈妈的乳房的,小时候,孩提时期,吧嗒着小嘴,眷恋无比,他以前,是看过那些小黄书的,二十来岁,哪有那麽老实的,本本分分?也有着一颗难耐青春躁动的心,也有着对那些色情淫靡的画面浮想联翩,亢奋不已,女人那高耸显眼的乳房,用着书中粗俗的话叫做“奶子”,好过瘾!每当他看见这个关键之处,对女人那两个鼓胀胀的大肉团称之爲“奶子”时,他都会不可避免地兴奋,有着男性的欲望和沖动,荷尔蒙爆发,会不由自主地去摸自己那硬硬的部位,感觉酥麻,久久难平。
    诚然现在,他又是那样了,腹中有一股暖流在盘踞着,又胀又热。
    而暖流,也渐渐地促使着他在身体的某一处发生了明显的变化,显而易见的凸起,又大又硬。
    男儿的阳刚,血气方刚,莫过如此!
    母子俩,就这样,保持着一个姿势,一个状态,呆了许久,静默而悠长。
    猛然间,沈祥摇了摇脑袋,立刻将那些不该有的,龌龊不堪的想法抛之脑后,完全屏蔽,同时,他也狠狠地骂了自己,他真是个很可耻,很下流的东西,竟然对妈妈有着这种想法,真不要脸!
    事不宜迟,彻底清醒了,得赶快将妈妈收拾干干净净的才行,要不然一会儿,说不定还会火上浇油,更加麻烦。
    好在,吐了一些,看来妈妈胃裏是干净了,她也没有后续的反应和不适,这多多少少让大男孩松了一口气,而现在,只要将妈妈恢複自身清洁就好了,然后就能扶着她上床,安稳入睡。
    当然,这一晚,自己还是要看着她的,守在床边,寸步不离,那样自己才能安心,踏踏实实。
    抿着嘴,咬咬牙,几乎在心裏下了很大的决心,天人交战了一番,才做出了下一步的举动,伸出手,就去了妈妈光裸的胳膊上,去扶正她的睡裙肩带,恢複原样。
    就那样吧,髒就髒兮兮吧,他管不了那麽多了,说不定半夜,妈妈醒酒了,自己就会去清洗,根本用不着他管,退而求其次,这是他对这样的母亲做出的最大的让步,自己的妈妈,什麽样他都能妥协和容忍。
    儿不嫌母丑!
    男人,她男人真的回来了,来爱抚她了,刚才,是不是还抱她了?这温度,这种温柔,就是他啊,年轻时的他!
    自己是喝了酒,五十二度的烈性酒,但是,她可没醉,对,没醉!就在刚才,她还在和丈夫频频举杯呢,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透明的玻璃杯裏的液体在微微蕩漾着,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白酒的辛辣,还微微发甜,烫烫的,晕乎乎,感觉很好。
    自己也是,清清楚楚地瞅着他,他也在望着自己,背着手,微微含笑。
    这就是她喜欢喝酒,甚至喝得昏沈沈的缘故,酒的纯香,和精神的麻醉,总能让她得到一些超乎寻常的东西,别人,都无法体会,只有自己,用心,用思念,还有,用着複杂的内疚之情,才能感知,他的存在,他的归来,是近在眼前的真实。
    现在,什麽都好了,他回家了,又出现在了自己身边,那就当什麽都没发生吧,一切都是过眼云烟,他的冷漠,他的疏离,她都可以无视,无所谓,只要他还要自己,还愿意和自己重归于好,既往不咎。
    身体上,感知着他的温度,他在自己手臂上的碰触,是在给自己宽衣解带吗?又是想亲近自己了?真好!一定是啊,看见她今晚的性感,她特意準备的轻薄睡裙,就忍不住了,起了欲望。
    眼睛,就咪成了一条缝隙,这样看事物就显得模模糊糊的,并不真切,但是,那一张熟悉的脸,却是无限放大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比之刚才,他的轮廓,他的眉眼更清晰了,真让她无法漠视。
    一如往昔,就如年轻时,还是在大姑娘,情窦初开之际,见到他一样。
    她好想摸摸他,再次拥有他。
    同时,这也是了却数月的遗憾,弥补夫妻二人没有好好恩爱缠绵一场的缺失,统统实现。
    可能是歇了一会儿,呕吐的疲惫劲儿过了,恢複了些许力气,这就使卧在沙发上的女人擡起手,几乎又要重複刚才的动作,去脱睡裙,不过这一次,她依然没有看,女人的目标也并非是那薄薄的布料,而是,在上面的大手,温暖、宽厚,有着莫大的踏实感,叫人安心。
    夫妻之间,最亲密的触摸,不外乎是最直接的身体接触,最零距离地抚摸,她想要!
    “国枫,摸我吧,要我吧,我真的好想再让你爱我一次啊,好想啊!那些,真的不是我的本意啊,我真的是爲了咱这个家,爲了孩子们着想的啊!我想……我想爲了你们更好,我……”妈妈的手,温暖而细腻,但力气也是出奇的大,那根本就是用着蛮力,挣不开,只得让她死死攥着,由之任之。
    近在迟尺的轮廓,颇爲神似的相貌,的确能让酒醉之人傻傻分不清,以假乱真。
    他和父亲确实很相似,可以说,他就是父亲在青年时的翻版,同样是浓眉大眼,模样耐看。
    而想必,妈妈在那时候就是死心塌地爱上了父亲的吧?直到现在,近三十年的深情相爱,还在怀念,一点都没变。
    一个没留意,稍稍分神,大男孩的手就在不经意间滑碰了一片柔软,摸到了一份温热,肉呼呼,旋即,他感到自己的大手,自己完全不受控制的手掌心就进入到了温暖的空间裏,出不来了。
    他是忘了出来,同时,还是死死握着他一只手的那个人,也不让自己出来,仍然,力道很大,死死按着,不放松。
    乳房,是妈妈的!手上的细腻,是妈妈乳房上的软滑!
    滑腻腻,温热热的,带有着女性独有的柔嫩,触感极好。
    不得不说,无可否认,在这一瞬间,这是沈祥有生以来,活了二十二岁,第二次知道“忡怔”是怎麽回事,是什麽样的感觉。
    晕眩而发懵,不知所措。
    第一次,是得知了父亲突然离世的噩耗,那是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,眼前,是一片昏暗,所有的事物,人和车,老师在讲台上的侃侃而谈,周围同学们的奋笔疾书,笔头与宣纸互相摩擦出的“沙沙”声都变得遥远而模糊,似不存在。
    而第二次,就是现在,此情此景的感受,妈妈,还在说醉话吗?还在倾诉衷肠吗?没有吧,他听不见!妈妈,还在想着父亲吗,还在深深地挂记着那个男人吗?可能吧,他不关心!妈妈,还把自己的酒醉之情,她的重心放到过去,不愿出来吗?些许吧,他不想管!
    现在,他的手,他的思想就如又一条直线牵连着,将他所有的感官思维都紧紧系在一起,密不可分,手上的温度,传输到脑海裏,便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,便有一种力量在促使他,不要拿掉,不要移开,就再呆一会儿吧,再摸一下吧,再来体会一次小时候那被遗忘的感受与美妙!一会儿就好了……
    妈妈的乳房,软而滑,妈妈的奶子,大而充实,怎麽会如此美妙!
    有些事物,不管你接不接受,还是有意无意,一旦昂首阔步地闯入你的生活,在你的眼皮子底下,在你可承受的範围之下,它来了,就是势不可挡,绝对不能靠正常的逻辑去思考,正常的思维去招架的,锐利而迅猛。
    就如让人谈之色变的毒品,就如叫人难以自拔的情爱,一见锺情。
    显然,他一个纯情的大小伙子,身体是很诚实的,不会骗自己,刚才,被他强制压下去的欲火,那种沖动又已经卷土重来,并且,还要严重,一波波地侵袭着,不可抵御。
    是的,此时此刻,这般情景,是没有什麽东西在那狭小的空间裏,在暖烘烘的裤裆裏,可以阻止那不安分的肉棒软下去,消停一点的力量。
    硬了鸡巴,不是因爲尿急,也并非源于早上晨勃,出自年轻大男孩的生理反应,而真的就是因爲女人,女人丰满温热的身子,两性之间。
    更何况,这个女人,还是自己的母亲,是自己在心裏唯一一位又爱又敬,还有点怕的女人。
    多麽不可思议,而又这麽真实,真真实实的存在和发生了!
    尿尿的家伙顶着裤子的布料,坚硬硬,手心裏还抓着那坨柔软,妈妈热热软软的乳房,不得不说,这还挺舒服的,不想动了。
    “国枫,就这样……别走,就这样抱着我……”妈妈,又在呢喃了,低低的话语,充满了对另一伴的需要,而后,她或许还觉得不够,不够踏实,也可能是觉得冷了,那柔若无骨的身躯又往儿子大腿这边靠了靠,寻求着人的温度,寻求着想要的踏实,心的港湾。
    脸盘贴在一个人的大腿上,乳房上还有一只大手的存在,心房的位置,这个折腾了一晚上的护士长,这个只有在梦中,才能与自己的男人亲密约会的可怜女人,终于抿了抿嘴,又挪动一下脑袋,调整一下睡姿,沈沈睡去。
    妈妈,真的很好看,真是很美。
    就这样,将电视打开,而又把音量调到最小,大男孩知道,这是以前妈妈在看电视,脑袋枕在父亲的腿上,睡觉享受的习惯,往往看着看着就睡着了,电视剧更是让她看得囫囵吞枣,一觉醒来,睁开惺忪睡眼,迷迷糊糊地,妈妈完全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在熟睡中,还会打呼噜呢,和小猪一样,很可爱。
    既然妈妈好不容易入眠,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一丝安全感,那沈祥也不打算再节外生枝了,抱她回卧室,再把她弄醒,说不定还会吵闹一番,讨要酒喝,那才是真的麻烦,与其那样,还不如和妈妈就此而眠,他来当妈妈的枕头,让她熟睡。
    就在刚才,他站立着,便一扭身,一屁股就坐到了沙发上,同时,勉勉强强地抽出了那只手,由此可见,妈妈还是很用力,很舍不得他,或者应该说是舍不得另一个人,在这一点上,他很明确地知道,清清楚楚。
    而他又知道,在同一个时间,也就是手掌心与妈妈那绵软温热的乳肉,那鼓胀胀的大乳房分离得一刹那,他心裏,真的滑过一阵怅然若失,一阵遗憾,没有来由地,就觉得很可惜,那种感觉,就好像不懂事的小时候被送进幼儿园,脱离妈妈熟悉的怀裏,便误以爲与妈妈离别了,以后再也看不见妈妈了,心情低落。
    或许,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不会再有了。
    妈妈的乳房,那麽美好,那麽圣洁,是那麽不可侵犯的物体,又怎麽会属于自己,这个儿子呢?
    所以,他刚才清楚地听见了一声歎息,是从心底最深处发出来的,是他从未重视,从未知晓的一个缝隙发出的,极轻,微不可闻。
    不过,大男孩还是很安心,有一种恬然的静好,心满意足。
    现在,这个不吵不闹,安静如一只雍容美丽的猫一样的女人,就伏在他的大腿上,枕靠着他,睡相甜美。
    现在,借着电视微弱的亮光,他可以安安静静地凝望着这个女人了,第一次,如此之近,如此好的机会,他可以好好端详妈妈,以前上学外加住校是没时间,直到大学,以及父亲的突然离世,他才坚持在姐姐不在家的夜晚陪陪母亲,排遣孤单。
    他这才发现,母亲虽然略显疲态和沧桑,这可能还是因爲父亲的不辞而别所緻,给妈妈带来的心伤,但是,妈妈的容顔,还是挡不住她的温柔婉约的气质,妈妈的相貌,尽管不是让人一看就有多麽惊豔,会让人一见倾心的那种,就像自己的大姨和二姨那样,一看便知,她们都是灵秀干练的女子,赋有着职业女性的豪爽和精明,是女中豪杰,又明豔动人,跟她们比,妈妈看上去,却是更让人舒服,有一种暖心,能够温暖到每个人的感觉,即便,她就是在安安静静地坐着,不言不语,那也给身旁的人一种踏实安心的感觉,这可能就是妈妈从事护士,很会照顾人的缘故吧?职业使然。
    尽管状态不佳,但还是掩盖不住妈妈肌肤的娇嫩,吹弹可破,而且,是白裏透红,这份白皙,可是妈妈天生的,是与生俱来的好肌肤,精緻水润!而此时的红晕,则是妈妈刚刚饮了酒的缘故,粉嫩嫩的,他也好喜欢。
    现在,不知爲何,他的心,他的眼睛,他所有的思想感官都在注视着妈妈,她的睡顔,是安静的,她的嘴唇,是粉嫩的,微微嘟着,还在从裏面吹出着阵阵热气,痒痒的,因爲低着头,离得很近,就有一根手指头的距离,所以他都能感受到,拂在脸上,柔柔软软的,很舒服。
    伸出手,又将沙发上的毯子往上拽了拽,将妈妈全身盖好,以防冻着,而后,沈祥又把脑袋低了低,几乎就是脸蛋挨着脸蛋,鼻子碰着鼻子头,距离更近了,这样亲昵。
    情不自禁地,撅起嘴唇,一个完全没有意识,不经意的吻就印在了那张厚嘟嘟的唇瓣上,吻了妈妈。
    初吻,是美好的,那麽,沈祥愿意将一切美好的东西都给予妈妈,这个他一生一世都无条件爱慕的女人,无私奉献。
    “妈,以后就让儿子好好照顾你,好好爱护你,好好疼惜你,好不好?儿子绝对不会再让你像这样遭罪痛苦了,妈,我保证!”他擡手,将妈妈有点乱的短发整理好,利利索索的,大男孩轻轻地说,似在自语。
    呢喃耳语,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,是有多麽的温柔,有多麽细腻缠绵,深情切切。
    是的,今后,他愿意当妈妈的人肉靠枕,让她安稳入睡;今后,他愿意当妈妈的醒酒茶,让她保持清醒,恢複活力;今后,如果可能,他愿意当妈妈身边唯一的男人,给予她可以依靠的肩膀,给予她逝去的力量,让妈妈重新振作,再度坚强。
    温柔的话语,大男孩没有注意,但是,心中的信念,自己想要实现的,要妈妈好,他却异常明确,坚定地知道,那就是以后的路,母子俩,将会是并肩而行,相偎相依。
    爱妈妈,是一条没有尽头的幸福之路,他愿意!